當前位置:首頁 > 經典美文 > 文章內容頁

關于親情的名家美文

來源:愛文章網 日期:2019-09-04 21:50:01 分類:經典美文 閱讀:

  親情是無法舍棄的情感,有著血緣關系的牽連,下面是小編為你整理了關于親情的名家美文,希望能幫助到您。

  關于親情的名家美文(1)

  如果說,人生是一個五味瓶,那么親情就是最甜的一個;如果說人生是一幅畫,那么親情就是最絢麗的一筆。

  大概,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多少個人能真正看重親情,它就像平淡無奇的水一般,微不足道,但是,它往往是最重要的。有人把友誼比作清茶,但是它永遠沒有水那么真摯;有人把愛情比作果汁,但它并沒有水那么清純。無論是清茶還是果汁,它們的來源都是水,水是生命的源泉。親情就像水,它就算被分流到世界各地,也永遠扯不斷它們之間的關系,這種關系就像一根永不斷的線,把一切連接起來。

  世界上有三種情,但親情永遠是最純的,它不像友情,有吵鬧,有不理解,甚至自相殘殺;它不像愛情,有激烈,有冷漠,甚至分分離離。親情,無論是分離還是破碎,它永遠都是那種牽連不斷的關系。

  有的子女,長期漂流在海外,一年里才見父母一兩次,甚至根本見不著。有的子女,天天離家出走,對父母恨之入骨。可是,你曾想過,那些年的風風雨雨,是誰幫你遮傘?那些年的歲月滄桑,是誰陪你度過?只有親人,只有父母。

  浪跡天涯的游子,最想念的是故鄉老宅的屋頂,其實真正牽掛游子的,是那一些朝夕相處,微不足道的人兒,是父親們用那一雙雙有力的雙手,制造一條永不破滅的小船,帶著你周游世界。這些人是最值得你感恩的,無論何時何地,只要想起父親們,心苦也甜。但何時我們竟會痛恨自己的親情,我們痛哭,我們訓斥著自己最近最親的人,心中卻沒有半分愧疚。因為我們是一個個體而不能總受牽連?面對未知的世界,最先伸出的或許是最毒的枝蔓。痛苦,幸福,歡樂,悲哀,親情既讓人甜蜜又讓人難過。

  人啊!你可曾記得那雙起滿老繭的雙手?那是在歲月中為你當下一道道風雨所添上的花朵。你可曾記得那一張長滿皺紋的眼角?那是在晝夜中不辭辛苦為你擔當所留下的傷痕。好好愛你身邊那些無微不至的親人吧,為你的人生添上絢麗的一筆!

  關于親情的名家美文(2)

  有一種記憶可以很久,有一種思念可以很長,有一雙手那手心的舒適和溫暖,讓我一生無法忘懷。——題記

  我以為,我已經把您藏好了,藏在那樣深,那樣蜿蜒的,曾經的心底。我以為,只要絕口不提,只要讓日子靜靜地過去,那樣我就不會悲傷,所以我努力地告訴自己,這個六月,我微笑著面對天國——您生活的地方:我很好,您好嗎?

  鬢角的白發,臉上的皺紋,山樣的身影,仿若昨天。我知道,那不單單的是一道背影,而是一種恒久的愛。窗臺上,滴落的雨滴,輕輕敲擊著我的心,可以不再有雨嗎?

  有些時間,總讓你陣痛一生;有些畫面,總讓你影像一生;有些記憶,總讓你溫暖一生;有些離別,總讓你寂靜一生。其實,我們都不能要求明天怎么樣,但明天一定會來,這或許就是人生。

  時間,帶來了一切,又悄然地帶走了一切,有如那一片云,輕輕地飄過你的頭頂,有不留痕跡的去向遠方。云,只是自然的一分子,而人卻是紅塵的精靈,有血有肉,有魂有靈,會高于自然界的任何物種。花開有悅,花落低迷,我們人為地給花兒的一生粘貼了悲喜的標簽。豈不知,即便是灑向大地的天使—雪花,可以清晰地感知,撲向大地的一瞬間,就注定了它的死亡,不管它是圣潔的,還是唯美的。

  有生,也就有了死,沒有永恒的物質,正如有聚,一定有離,這是不變的定律。有人說,公平是全面的,不公平卻是局部的。是誰,遙控了這樣的距離?是誰,挽結了這樣的絲愁?是誰,張開了這樣的情網?又是誰,營造了這樣的氛圍?

  有時,無言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詮釋。我知道,這個世界上,即使是最落寞的角落,也一定有一縷陽光,溫暖那個寂寞的靈魂。

  走過那段清貧的歲月,方知吃不飽,穿不暖是怎么定義的,也知道苦難真是一所名牌大學,從那里畢業的人,應該都是強者。起早摸黑,勞作三百六十五天,結果還是家徒四壁,老鼠都會半夜打架的,那是一種怎么樣的生活!

  唯一溫暖的是,一家大大小小,嘰嘰喳喳,爾語我儂,可以清楚地聽見彼此的呼吸,還有某些不能避免的臭味,如今想來,都是一種奢侈。不是嗎?如今,父親見不到兒子,母親見不到女兒,一個天南,一個地北,一個天涯,一個海角,想要見一面,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哪里還能聞到彼此的臭腳丫子的味道,哪里還能奢侈地聽到彼此的打鼾聲音?

  或許,那種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模式,更能激發人們某種內在的情愫。微笑看著兒女的嬉戲,兒女扯著父母長滿老繭的雙手,心疼地看著父母老去的容顏,守著炊煙裊裊升起的地方,看風起風止,水漲水落,云散云聚,不是一種簡單的幸福生活嗎?歲歲年年,年年歲歲,溫情依然,簡單依然。有時,也會想著外面世界的精彩,都市的繁華,都被這簡單的幸福打敗了,為它而止步。從不知道,何為別離,何為重逢。現在想來,那個時候的自己試最真的自我,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滿足了就手舞足蹈,得不到就大吵大鬧。多么奢侈的自己,多么簡單的自己!如今,該往何處去尋覓,曾經的快樂?

  最好的日子,無非就是你在鬧,父親在笑,歲月靜好,如此溫暖到老!

  一段歲月無情的流逝,終于在那個不知離別是何物的年齡,經歷了再也不聚的疼。您忍受不了病魔的折磨,一向高大的您居然卷縮成一團,頹然倒在地上,豆大的水滴從您的臉上落下。我拉著您的手:疼嗎?我幫你揉揉。花季的我,并不知道您的病情如何,只是知道你動了手術,每天中藥西藥不離口,有時三更半夜醒來,還看見母親在給你熬藥。轉臉看見母親紅腫的雙眼,留在臉頰的淚水,此時并不能感受母親的心事多么的痛。一個失去愛人的女人,后面還有幾十年的歲月,如何去走,孤獨地行走你?

  哥哥拉著我的手:小弟,父親要走了,要去很遠的地方,再也見不到了!

  懵懂的年齡,我知道扛起這個家的責任,已經轉移到我的肩上了。父親曾說:是男人,就應該撐起一片天,哪怕巴掌一樣的天空,去呵護需要你呵護的人,去為你的親人遮風擋雨,有淚微笑著咽下,有血悄悄地舔舐,給你最愛的人,最溫暖的呵護,無怨無悔。

  父親的話語不多,卻用父親的行動教育著我們,善良有愛,謙和溫良,用自己的綿薄之力,去關愛需要溫暖的人,付出的同時,收獲著快樂。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

  那個時候,每一家的生活都是很拮據的,好在父親是大隊的一個干部,多多少少拿一點報酬可以補貼家用,可是有多病的爺爺奶奶,需要比別人家艱辛很多,母親的娘家是地主成份,日子過的可想而知。盡管如此,父親還是拿出一些錢財衣服,給那些更窮的家庭,為此和母親拌嘴呢。然而,父親一笑了之,仍然為這個社會減輕一絲絲負擔。這些微乎其微的小事,放在如今這樣物欲橫流的時代,還有多少人可以坦然面對?

  有一次和父親去供銷社,突然發現椅子上有一個包包,打開一看,有一個工作證,還有一張介紹信,里面還有五十元錢。我悄悄地問父親:要等丟失錢包的人回來嗎?父親看了我一眼:孩子,東西是別人的,那個人丟了東西不知道有多著急,不可以占為己有,知道嗎?我留戀地看著,那筆五十元的巨款,口水都流出來了。要知道,平時向父母要五分錢都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如今是多少個五分錢呀!

  記得七八歲的時候,鄰家院子里一顆杏子樹,一到夏天的時候,樹上結滿了杏子。于是,我和一個鄰家的玩伴,爬上了樹,一邊摘著一邊吃。正吃的歡的時候,玩伴一不留神,從樹上摔了下來,我嚇壞了,趕緊溜下來,叫了父親去看。父親瞪了我一眼:小子,等下找你算賬!于是,彎腰抱起鄰家的孩子,向圩上跑去。醫生檢查完后,告訴父親幸虧送的及時,不然小腿就保不住了。父親墊資了藥費,當孩子的父母趕到時,孩子已經躺在父親的懷里睡著了。父親常說:相鄰相親,遇著事幫一把,給了別人一點溫暖,相信這種溫暖會傳承下去,那么這個社會就是溫暖的。為此事,父親狠狠地揍了我一頓,我好冤枉啊。

  還有一次,臨近臘月,忙碌了一年的農民,口袋里怎么著也有幾個閑錢,于是拉家帶口地給都趕集來了,買一件好看的衣服,買一些年貨。我們幾個孩子和父母一起,興沖沖地也來了,剛到街口,就看見一堆人群,在那兒議論紛紛:誰家的人,怎么躺在這里?父親也走了過來,扒開人群,原來一個老人口吐白沫,應該是羊角瘋犯了。父親家的人呢?父親問旁邊的一個年輕人,年輕人遙遙頭。父親立刻大聲說:年輕人過來,幫我把老人抬到衛生所去。事后,老人的兒子感謝父親,父親只是笑笑:別謝我,還有那些年輕人呢。父親就是這樣的人,高調做事,低調做人。

  有的時候,人可以勝天,有的時候,人卻可以被病魔擊垮。由于勞心勞力,父親的肺部感染了疾病,并且開了刀。正值壯年的父親身體落下了毛病,什么重活都干不了,母親只好承擔了全部重擔,照顧老人,照顧父親,還有照顧我們幾個孩子,過于艱辛的生活,重重地剝削著父母的健康。幸好,父親還有一些干部補貼,支撐著家庭的開支,還有老人的藥費。漸漸地,父親的身體越來越差了,以至于口水不進,在父親彌留之際,抓住母親的手:這輩子,我虧欠你太多了,讓你受累,下輩子再還吧,幾個孩子靠你了。母親泣不成聲:娃父親爸,你放心地走吧,我會的!

  沒有豪邁的語言,卻是最真的情:愛情,親情!

  時過二十余載,那個場景,仿若昨天,歷歷在目,揮之不去。愛有多深,情有多真,父母詮釋了平凡人的愛情,真摯樸素。或許,當初的媒妁之言,撮合的愛情,早已經被歲月研磨成親情,雖不激烈,魅力四射,可是有誰說,相伴一生的愛情,不是人生最浪漫的愛情?誰說,柴米油鹽的愛情,不市人生最溫暖的愛情?琴棋書畫,嬉笑紅塵,浪跡江湖,是愛。那么,最簡單的日子,同樣是愛。

  人生,就是如此奇葩,心中有愛,永遠生活在愛的世界,心中無愛,日子永遠是冬天!

  都說,父愛如山,偉岸絕倫。也說,父愛如燈,照亮前路。父愛,有如一縷陽光,讓你的心靈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能感到溫暖如春;父愛,亦如一泓清泉,讓你的情感即使蒙上歲月的風塵依然純潔明凈。父愛,是一座山峰,讓你的身心即使承受風霜雪雨也沉著堅定;父愛,也是一片大海,讓你的靈魂即使遇到電閃雷鳴依然仁厚寬容……

  有人說,父愛也是自私的。本性使然,無可厚非。雖然,父愛不會像太陽那樣熾烈,但絕不會如流星那樣一閃而逝,父愛會追隨你有限的一生,溫暖地陪伴,不離不棄。同時,父愛會延續,即使天荒地老,父愛一直在!

  六月,流金的日子,沒有四月的細雨紛飛,沒有五月的旖旎纏綿,可是六月是個撩人的季節,梔子花開,合歡花有如串串風鈴,遙寄著刻骨的思念。這個季節,父愛注定會蔓延……

  父親,雖然去了遠方,卻留下父愛。我知道,父愛不是過客,不是匆匆,它不會終結,父愛是永恒的!

  值此,父親節之際,用一些生澀的文字,記憶我的父親,思念我的父親,祝福天堂的父親安好!也祝,所有的父親,快樂,如意!

  關于親情的名家美文(3)

  父母是佛前燃著兩柱香,日夜為我祈禱守候。——題前語

  當我再回首遙望這個生我養我的小鄉村的時候,悲壯的情感涌滿整個胸膛。我背上癟癟的行囊,發誓把孤苦伶仃的鄉村遺棄,在校園樹蔭下,埋頭觀書中幾世風雨,在遼闊的疆場造一番天地。

  走遠了,我心開始難以割舍鄉村,我知道鄉村中有父母溫暖如陽光的愛。好像父親又在我耳邊重復“不要惦記家”的囑咐了,母親還在我身上加衣服了。父親們是否還在村后小橋上目送我?目送父親們的寶貝兒子?

  鄉村人,走出鄉村,住在城市,那是幾代人的夢。父母把灶臺上一盞盞油燈都點亮,為我指引遙遠的方向。如果世間果真有佛,父母就是佛前燃著的兩柱香,父親們用全部的生命和縹緲的凄苦,為我祈得一世的幸福和一方安寧。

  鄉村以父親血肉之軀承載著犁刀劃過的疼痛,每一次農耕,我都能感受到土地在痙攣。為了收獲,為了鄉村人,土地能忍受!

  我愛著鄉村的土地,就像我愛著我的父母。父親們永遠帶著滿身的塵灰,用辛酸去雕刻歲月上的充實與滿足。父親們不會抱怨鄉村,不會抱怨土地,愛是父親們最大的財富。

  家是父母身后拉著漁船,孩子是肩上那長長的纖繩,父親們無怨無悔擔當了社會河邊的纖夫,纖繩在父親們肩頭勒得越深,疼得越狠,父親們越是覺得幸福。

  我想,等夜色來臨到鄉村上空,父母一定會坐在舊的靠椅上撫摸著紅腫的肩頭,并談論著家里的豬和牛。

  走出鄉村,是父母為我構建的夢,可我難以走出鄉村的樹影,草叢里的蟋蟀鳴叫聲和夏夜飛舞的螢火蟲帶著的光明。

  我也肯定走不出父母的眼睛,因為父親們還在眺望,把深深的印跡留在我的心中。

  關于親情的名家美文(4)

  到洛陽出差一周了。

  下午忙完,我便決定回趟老家。夕陽余光游走在城市樓房的輪廓中,呆板大街上車來人往。我不喜歡城里的熱鬧,會嚇跑夕陽,家里這時候,風是輕的,田野是靜的,夕陽是害羞的。

  大巴車只到鎮上,離老家還有十里路。一下車就聽到有人喊我,是父親。父親一手接過我行李,一手拿著手機說話:“接到了,接到了,我們就回來。”說罷把電話遞給我。電話里母親問我晚飯想吃什么,我說:“媽,我想吃你搟的撈面條。”

  門前小土坡在夜色下顯得有些陌生而拘謹,似乎把我當成遠方客人。得知我要回來,一進門就看到母親正朝著門口快步走來,母親打量著我一直笑,拉我進屋。

  “快坐下,坐車很難受吧?”母親像個得到心愛玩具后的孩子般興奮,我便坐在沙發上。

  “去洗洗手吧,一路上出汗多”,我剛要起身,母親又趕忙示意我別動,對我說:“我給你端來,你別起來。”不等我回話,轉身到院子里了。

  母親端來水,遞給我毛巾,轉身又小跑著到廚房去了。我知道母親在給我做撈面。記得初中時候一天上午放學,由于母親忙農活做飯晚了,我一生氣準備不吃飯就上學去。母親也是這樣讓我坐著,轉身小跑到廚房為我做撈面。

  吃了無數次母親做的撈面,但從沒認真看過母親搟面條的樣子。想到這里,我輕輕來到院子里,廚房門開著,我站在離廚房幾米遠的地方,正好可以看到母親。

  廚房里裝的還是以前那種白織燈,夜色包圍下加上騰空的水蒸氣,白織燈散發的昏黃光線顯得有點力不從心。母親就在燈下,正用搟面杖搟面,搟面杖很粗大,母親似乎要用很大的力氣。面團在前后滾動的搟面杖下由崎嶇粗糙變得慢慢平整,終于像一張紙一樣平鋪在案板上。就像從小到大我走過的路,多少荊棘坑洼,都被母親用雙手鋪平。

  我想母親以前肯定也是這樣搟面條,唯一變化的是母親雙手,曾經也是白嫩光滑,如今粗糙布滿老繭。母親突然抬頭看到我了,急忙出來,問我是不是餓的受不住了。

  我慌忙之間連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只對母親搖搖頭,不再看母親,一個人回到屋里,坐下等著。

  不一會母親就端著一大碗撈面走進來,我起身要去接,母親大叫:“你別動,碗很燙。”我便又坐下來。母親把碗放在我面前,遞給我筷子,催著我趕緊吃。

  母親總是這樣,吃飯時候總要催促我趁熱吃。以前聽到母親催,心里總是一陣怨氣,偏慢吞吞不緊不慢,任由母親嘮叨。今日我卻拿起筷子,夾起面條送到嘴里。

  “別那么大口,小心燙著。”

  我點點頭。

  “對對,放點醋,這樣好吃,我去拿。”

  母親轉身去廚房拿來醋,給我碗里倒。

  “怎么樣,淡不淡,再放點鹽?”

  我搖搖頭。

  “吃肉啊,那是我專門放面里的,快吃!”

  我夾起一塊肉吃在嘴里,母親這才算滿意,站在一邊看我吃。我沒有勸母親去吃飯,因為我知道,我沒吃完,母親不肯去。

  一碗面吃完,汗水順著臉頰淌下,這撈面味道,一半在嘴里,香而純,另一半在心里,有點酸楚。一小滴液體流進嘴里,澀澀的,咸咸的,不知道是汗,還是我眼角滲出的淚。

X

打賞支付方式:

中国福利彩票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