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論文 > 文章內容頁

重彩畫的表達與發展探討論文

來源:愛文章網 日期:2019-09-05 07:10:01 分類:論文 閱讀:

  相較于古代官宦畫院畫家采用的富麗堂皇的繪畫技法古代杰出的民間畫家采用了樸素的表現技法,也同樣以單純的色彩力度震撼了人們的靈魂。同時體現出了與西方文明截然不同的東方文明,以及中國人的傳統審美情趣。特別是在唐代此特點尤為突顯,由于唐高宗推行佛教,并大力實行開放政策,期間大量的繪制絢斕多彩的壁畫,這一舉動,使我國在對純天然顏料的開發以及以工筆重彩為重要表現的繪畫形式在整個封建社會達到了最高峰。如胡偉教授所說:“古典美術研究是為當代藝術表現服務的。”“傳統工筆重彩是中國現代重彩畫研究和發展的重要依據,并為中國現代重彩畫提供了藝術思維和創新養料。”①

  人們在對傳統工筆重彩畫的發現與探討中,根據其發展的脈絡與新時代新事物和新的美學觀念相結合產生更具有時代意義和創新意識的現代重彩畫這一新的繪畫理念。而中國現代重彩畫的研究改創成果又直接引導的啟發著中國專員們對中國古典美術的研究與探討,并且更加深入、更大寬度的拓展傳統。使新時代的人們更加的了解傳統重彩,更能用客觀而公平的視野去看待重彩畫這一繪畫品種。這是一種相互作用、相輔相成的、不可割裂的關系。所以在對中國現代重彩畫和對傳統工筆重彩的研究上都不應該是采用單一探究或孤立的,如果孤立的研究傳統工筆重彩,那么將會重復古人的辦法與技法,無法得到時代所需要的進步與創新。

  而就繪畫創新而言,中國現代重彩畫在借鑒傳統時,理應首先明白自身要從敦煌壁畫及傳統工筆重彩中借鑒哪些東西和傳承哪些東西,對自身的藝術創造發展又將產生什麼樣作用,現代重彩畫在對傳統的繼承與挖掘應具有極強的針對性和主動性。中國現代重彩畫恢復并發展了傳統工筆重彩、民間美術的特有色彩表現力,中國傳統工筆畫派在繪畫史里經歷過輝煌盛世也遭受過抨擊和抵制,在幾乎奄奄一息之際,現代重彩畫以傳承與納新的兼容并蓄的形式將傳統工筆重彩畫重新以絢麗多彩的藝術形式感染眾人,使傳統工筆重彩重新以最奪目的方式回到眾人的視野。傳統工筆重彩的色彩魅力在中國現代重彩畫中得到了充分體現。現代重彩畫正因為傳統工筆重彩本身所具有的色彩魅力使之在新時代橫空出世時成為最受眾人矚目的新畫種之一。

  現代重彩畫在新的時代以新的審美理想,融合了西方繪畫的語言,傳承了傳統重彩畫,形成自己的表達

  水墨畫以單純的色彩向我們展示了一個清新素雅的藝術世界,這其中既有黑白對比產生的視覺因素,也有著歷史文化所積淀的心理因素。但我們生活在色彩斑斕的世界里,然而我們的繪畫藝術僅僅只是黑白對比的水墨世界,這樣的繪畫表現顯然是無法使我們得到滿足的。所以我們開始探索和追求新的變化,人們開始意識到墨色作為中國畫的代表色,同樣可以在工筆重彩畫中施用并呈現它在水墨畫中的色彩意義而不僅僅是勾勒形態。假如我們無法割舍水墨意趣,又無法忽視色彩世界帶來的絢麗多姿,那么唯有探討水墨意趣與斑斕的赤、橙、黃、綠、青、藍、紫如何巧妙結合運用,通過畫筆的精心描繪也可以使之賦予靈魂和生命,更可以產生視覺上的沖擊和心靈上的觸動。

  中國人講究“功夫”二字,既是要求做事需要有扎實的功力又要有嫻熟的技巧,這一說法我們可以在中國的傳統繪畫里得到答案。中國傳統的工筆畫對于線條的勾勒是極為講究的,其要求勾勒的線條如同太極一樣追求柔中帶剛剛中帶柔的微妙,這一微妙并非所謂繪畫“天才”一上手便能掌握,中國繪畫的“功夫”講究的更是日積月累的磨練。但相對于勾勒輪廓時有限度的用筆之外,傳統工筆畫在色彩表達的方法上多以平涂罩染的方法居多,有時以分染體現深淺,追求潤澤透亮。因此色塊呈平面,筆跡的可讀性較弱,技術上亦難以引人入勝。所以在改創中國繪畫藝術的新時代唯有增加色彩的變化,大膽嘗試多種敷色的手段,才能變平板為生動,擺脫平板這一尷尬。

  “傳統的工筆重彩畫在觀察方法上的客觀理性、表現方法上的精微細致、畫面效果上的雍容華貴,都體現出了傳統工筆重彩畫這一樣式更注重于視覺需求的寫實特性。”②這使得相較于水墨畫,傳統的工筆重彩畫在形與色的表現上更接近于寫實。但這種寫實與西方繪畫中的客觀分析表現對象的寫實觀念有所不同。西方的寫實繪畫的特點要素即是著眼于景物形、質、色乃至光影、環境、空間的客觀性和科學性。而傳統工筆重彩畫的寫實是在對景物本身進行細致入微的刻畫,同時,更是注重其所呈現的精神內涵,如山水自然情境的展現、花鳥生命意蘊的傳達等等,即所謂的“以形寫神”。從這一點上看傳統工筆重彩畫的寫實特性與水墨精神是相一致的。

  我們生活在夕陽西下、春江月夜等美景,事物本身就具有它特定的色彩,所以在早前就有謝赫所提出的“隨類賦彩”,即是通過事物的特定色彩賦予畫面色彩。謝赫“六法”中“隨類賦彩”的提出對于中國古代繪畫無疑是一大進步的,這也使之成為畫家們曾紛紛追逐和效仿的繪畫方式,但時代變遷,對于繪畫我們更是注重追求著繪畫精神的向往,更加在意的是通過繪畫方式抒發內在心靈和內心情感的表達。顯然,遵循“隨類賦彩”的繪畫方式已經無法令我們感到滿足,我們需要拋開客觀事物色彩對于我們的束縛,我們希望能做到主宰畫面色彩的表達。我們開始感受到每一種色彩自己都存在找自己獨具一格的表情與特色,以一種“隨心賦彩”的方式,實現色彩從視覺到精神的轉換。這就使得我們在今天已經很難對某一種繪畫樣式設定一個審美價值的標準和規范的操練方式,因為我們對世界的認識、對傳統的認識、對藝術的認識都越來越多元化、個人化,但這也正是我們對待藝術更加客觀和尊重的體現。我們應當選擇真誠、平和地面對自然和人生,真切、坦然地呈現自己的心性和靈性,這是水墨精神給我們的啟示,也是重彩畫傳達給我們的訊息,更是我們在現代生活中通過繪畫超越世俗陶養自身實現生命意義的要求。

  現代重彩畫在探索如何使傳統工筆重彩畫更具時代進步性、更具現代創造性,將西方美術技法融人表現中國民族精髓的道路。這是近代國內不同畫種優秀畫家思索、研究和努力解決的問題,盡管側重點不同,形式風格和審美情趣也不完全一致,但兩者都是在實踐中把東方傳統藝術的特殊魅力和西方現代藝術的表現力,把富有地方民族特色的藝術感受和面向世界的開放審美境界,巧妙而和諧地結合起來。從現代重彩畫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出畫家們努力學習和繼承中國傳統繪畫和民族民間藝術的許多努力,如吸納了古代崖畫的稚拙,漢畫象磚的渾厚樸實,敦煌壁畫的多彩流韻。同時也借鑒和吸收了西方現代藝術大師的技巧和手法,如凡高的象征手法,馬蒂斯的強烈色彩對比,畢加索的立體分解,這些繪畫元素我們均可以在現代重彩畫里找到。這些元素的結合是畫家們歷經多少個日夜不斷嘗試與探索而來的我們不得而知,但我們可以從他們的繪畫作品里感同身受。

  現代重彩“云南畫派”的發展

  而就現代重彩畫這一畫種而論,最具有代表和最值得探究的應屬獨具地方民族特色的云南重彩畫派。嚴格來說,“云南畫派”這一稱號在中國是不存在的,而“云南畫派”也不是南方畫派。中國著名重彩畫畫家胡永凱先生曾說:“云南畫派其實是美國人起的,該畫派被稱為具有中國情愫的現代藝術,也可以說是中國繪畫在世界藝術之林被承認的新畫派。在中國應該稱其為:中國現代重彩畫。“藝術家所接受的生活環境、文化背景都與藝術家的潛在獨立人格有著密切的聯系,藝術家所受到的生活環境、文化背景都影響著藝術家潛在的獨立的人格。”③

  “七十年代末的中國被一場關于思想解放的熱潮席卷著,中國的藝術家們渴望能夠掙脫長期禁錮住自己的精神枷鎖,拋開僵化呆板的思維方式和封閉得一塵不變的藝術模式,藝術家們開始追求獨立的心靈、獨立的思想,在探討尋找自我的過程中,創造新的藝術語言,中國畫壇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流派紛呈的新氣象。”⑤八十年代初,帶著追求對中國繪畫改創與革新的滿腔抱負,云南藝術學院的丁紹光、云南畫院的蔣鐵峰和相繼赴美的好幾位旅美云南畫家,開始了在美國這一與中國文化背景相差甚遠的土地尋求自我的風格定位以及對自身藝術修養的突破與革新,憑著勇于改革創新的精神,他們在世界藝術領域傲然樹起了“云南畫派”的旗幟。他們將歷經“苦修行”的云南重彩畫的藝術成就帶進了世界畫壇,以天資和努力不懈的精神探索著融合東西方繪畫藝術的道路,為中國繪畫藝術向世界藝術的推進邁出了一個大腳步,同時也為世界藝術多元化的發展作出了可貴的貢獻,并受到了國際藝術界的萬眾矚目,取得了巨大成功。他們的作品進入西方主流的文化市場,在巴黎、日本均引起了轟動。

  赴美探究先驅的丁紹光憑借一系列傳統工筆重彩畫和版畫以及富有濃郁的云南民族特色與完美融合的極富個人風格的中國現代重彩畫(如圖3-1)被稱為中國現代重彩畫之神韻領世界畫壇之風騷的藝術家。法國的當代權威評論家安德魯帕利諾曾這樣評述過云南畫派的精神領袖丁紹光,他說:“丁紹光的藝術具有超越時空的魅力,他用一支神似的筆揭開了中國三千年文化的秘密,他對愛與美的升華使他成為‘二十世紀的喬托’。”

  而云南畫派能站立于世界畫壇,得到世人肯定與贊賞,除去畫家們的天資與不懈探討,云南這塊獨具特色的民族地域更是其中不可或少的重要因素。云南獨特韻味的民俗風情、獨具一格的民族服飾、風姿妖嬈的邊寨山水,都給予畫家們源源不斷的靈感和題材。更有難能可貴的民俗文化如天真質樸的民間藝術,蠻荒曠野的原始藝術,神幽深邃的宗教藝術;面具、瓦當、刺繡、蠟染、岙口、古寺、奇塔,這些民族特色尤為突顯的元素都給予畫家們創作時強烈的美感,種種的寶貴的自然風景及特色的民族風情使他們尋找到了突出既富于民族特色又具有現代“重彩”的依據,尋找到了表現民族生活美、人的精神美的依據。

  現代重彩畫的表達

  “現代重彩畫的表現特點是:在高麗紙上以傳統筆墨和水粉顏料、丙烯顏料,采用平面構圖,以勾線、工筆畫、水彩畫、油畫技法創造出的一種具有極佳裝飾感的繪畫。”⑤高麗紙易于暈染、皺擦,可以在紙上恣意抒寫,潑灑刮擦;反面的用色,正面的濺潑、罩色,使畫面產生特殊的肌理趣味;筆跡的橫豎走向、凝結的色塊,這種以西洋畫的色彩和現代構成方式使畫面滿目生機。我們可以從現代重彩畫家蔣采萍的繪畫里看見傳統與創新相結合的新火花。

  蔣采萍,現代工筆重彩的人物畫家。自大學時代的(母子圖)入選1957年的全國青年美術工作者作品展覽會(即第一屆全國青年美展)開始涉入畫壇,至1970年代末進入收獲期,1990年代臻于高峰。她以新的繪畫語言方式描繪了新時代歷史的人物如黃遵憲、秋瑾、孫中山、宋慶齡(如圖4-1)、葉淺予,除去這些新時代的人物,蔣采萍筆下的人物大部分為女性尤其少數民族女性形象,而《戴銀冠的苗女》(如圖4-2)則突現著那銀冠的文化象征意味。

  藝術的一個最大長處不是“進化”而是變化。現代重彩畫就是在或中或西、或傳統或現代等方面的綜合中找到了微妙的融合點:無論是畫面的形體結構、色彩規則方面,還是中國畫以書法入畫、講究傳統筆墨方面,皆兼容并蓄。在畫種上,國畫、油畫、工筆、裝飾均勇敢的加以嘗試。而最值得一提的是,對于筆、墨、紙等這些中國的傳統繪畫工具并沒有受到遺棄而是加以巧妙運用。

  現代重彩畫近二十多年的發展,從云南走向全國,走向世界。北京、上海等不少地方都活躍著一批現代重彩畫作者,他們將現代重彩畫表現的手法,結合本地區的特點,取材于北國風光、江南水鄉創作了不少優秀作品。對于這個新興畫種的深入研究,必將對我們的創作帶來積極意義。各種信息、意識的聯想,通過積極的思維模式的組合,都能成為蘊含藝術家不同感受、理解和象征的表達。這肯定是對單一的、主題性、情節性的傳統繪畫的一種沖擊。

  “如果說中國畫來源于詩詞,講究筆墨功夫;西畫來源于寫實和科學,講究空間;那么現代重彩畫則吸收了中西繪畫的基本語言,在色彩、線條、黑白節奏等方面,給人造成一種強烈的視覺印象,這就是現代重彩畫具有生命力的地方。”⑥而令人耳目一新的中國現代重彩畫的出現不僅對中國畫壇產生了強有力的沖擊,它更是轟動了西方世界,使各國人民為之震撼,并廣受到各國人民的稱贊,顯示了其強勁的生命力。

  如果說傳統的中國水墨文人畫是最具特色的中國傳統繪畫,我們可以說,中國現代重彩畫則是最能將中國繪畫走向世界的中國特色畫種,而事實也是如此,中國現代重彩畫充分利用了現代色彩、材質運用方面的特長,大膽把西方抽象、及構成與裝飾美感引進繪畫中來,以特有的造型、色彩、肌理交織而成的視覺美感,極大的強化了繪畫的本質特征,豐富了中國繪畫的表現力。中國現代重彩畫有著傳統水墨文人畫所無法替代的功能作用,它將色彩充分發揮,將其繪畫的生命傾注于色彩之中,大肆將情感付諸于色彩,產生艷麗富饒的視覺效果。

  中國現代重彩畫是兼容了中國古代繪畫與中國現代繪畫、東方繪畫藝術特點與西方繪畫藝術特點,是極具包容性的新型畫種。它以其獨特的裝飾風格與情趣和明快華麗的色彩,為中國繪畫開拓了一個新的領域、新的空間。現代重彩畫在新的時代吸納傳統重彩畫與民間繪畫藝術,結合西方繪畫元素以新的姿態展示在世人眼前,以以它博大包容的藝術特質和最絢爛的色彩受到眾人矚目。

X

打賞支付方式:

中国福利彩票3d